折梨

微博折了梨

极寒之热【H】

嗯,今天的演唱会也很甜。ywh就是站在角落也是鹤立鸡群超有范儿,微博故事里的皮肤嫩出水,是我心水的冷白皮帅攻了。

估计大家都在等微博互动,总之先开一发车。续一下上一场闭眼摸颈杀。


1.

Ywh没有想到,就在这几秒钟的功夫里,他的身体有了反应。

 

在倾注了所有感情的表演结束之后,他整个人还沉浸在求而不得的痛苦中。

等待投票结果的过程中,他想在台下找寻那双清澈的眼睛,获得些许慰藉。只可惜灯光太过晃眼,索性低下头等待,也让自己慢慢从悲伤的情绪中抽离。

 

不知过了多久,依稀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然后所有的力就“刷”地卸了下去。

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个被拧紧发条的陀螺,在结束了让人惊叹的超高速旋转之后,只留下虚无的疲惫。

好累……

但肩负着整个队走下去的愿望,终是没有落空。

 

他想对那人说,幸不辱命。

 

模糊间有两条长腿向他走来。

是熟悉的身形。像豹一样矫健,像猫一样轻盈。

于是下意识地伸开了手臂。

这场表演不仅消耗体力,还耗费了太多他的心力——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一个支撑点。

在看到对方面孔的一瞬间,潮水般的虚脱感向他涌来。好在对方的手及时扶在了他脑后,把他带向了自己的怀抱。

接着两条胳膊环在他的脖颈上,将他整个锁住。这动作如此自然,仿佛俩人都已习惯。

随之而来的,是一股熟悉又安心的味道,将他紧紧缠绕。

 

那一刻,ywh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。

为了舞蹈效果故意冰封了一个礼拜的心,在3月这个草长莺飞的季节,又开始重新跳动起来。

与万物一起生长的,还有埋在他心里的感情。

 

“我好爱你……怎么办ywh,我已经……离不开你了……”对方带着哭腔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着最直接的告白。

“唔……”Ywh发出一声闷哼,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。

曾经放荡不羁一生爱自由,因为这个人的出现,突然有了软肋。

但也有了铠甲。

这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。所有的刀剑都由他来挡,而他只要做那个快乐的小王子就好。


“我可以亲你吗……昊昊……”虽然是恳求的语气,但是等ywh反应过来,耳下的一小块皮肤已经迅速升温。末了猫咪还用自己的耳朵蹭了蹭他的脸颊。

一颗心突然变得无比松软。

“傻瓜,会被看到啊。”

到底是情难自已,也不忍拒绝小孩的任何要求,ywh不禁闭上了眼睛,抬起没有拿话筒的右手,抚上对方颀长的脖颈,顺便也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。

头一偏,唇便蹭到了猫咪温热的皮肤。

几乎是同时,一股不可控制的热流从某处升起,在身体里胡乱地交窜,最后汇聚于一点。

呼吸不由变得急促起来。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反应。

明明十万瓦灯泡照着他,几百双眼睛看着他。但是他管不了这么多了。

这份感觉,他不想停。


Hzt当然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。

其实在ywh真的亲了他的时候,他就已经有点站不稳了。下一秒,他便感受到身下有个东西抵着自己。下意识地想抬头分开些距离,然而对方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却先箍住了自己。

 

“你别动……你一动我更……难受。”男人原本浑厚的声音因为压抑又低沉了几分,因为体力还没恢复的缘故,声音相较平时多了一分沙哑,透露着让人怜惜的脆弱。

毕竟,即使是久经沙场斩获无数专业比赛的桂冠,也会在宣布结果时担忧会不会不入普通人的眼。

男人左手还拿着话筒,只是食指和中指在他腰间一点,他就乖乖地往前送了送。

这一下让两人原本就挨在一起的胸膛贴得更加严密。

隔着牛仔裤,他都能感觉到那个东西好像变得越来越硬了。

好像在大庭广众之下,被他艹一样。

一想到这点,hzt突然抑制不住地兴奋起来。

他闭着眼睛,开始幻想各种承接那团火热的姿势,幻想ywh律动时一遍遍叫他的名字,幻想他gc时性感得一塌糊涂的样子……

光是这么想着,他就已经有些湿了。

身体仿佛过了电流一般酥麻,只好放弃般地把脸贴在那人肩膀上。

 

在ywh表演之前,hzt损失了两名大将。

倒不是输不起,只是票数太过悬殊。

平心而论,他再怎么护犊心切,也不至于和大众的审美相去甚远。

送走Zaki和淡淡的时候,他把墨镜摘下又戴上,戴上又摘下。从来不知道自己还能流那么多眼泪。

于是所有的期望都压在了那个人身上。

只要有那个人在,他就什么都不怕。

无论发生什么,只要听到他说“有我在”,一颗心就能尘埃落定。

他是张扬的帆船,只为他乘风破浪。

他是灯塔,也是港湾,只许他上岸。

 

ywh的那支舞,极度阴郁。

Hzt不想错过ywh的每一个动作、表情,因此全心全意地投入观看,故而舞者的悲伤也迅速蔓延到了他的心上。胸口好像被死死堵住,找不到发泄的出口。

看到ywh跳起来又直直跪下的那一刹那,hzt整个人如坠冰窖。

心疼、担忧、不甘、无奈、压抑、紧张……

一颗心揪作一团,不得舒展。

明明舞台上的灯光正源源不断地散发着热量,但他丝毫感觉不到温暖。

十指冰冷,冷汗直冒。

 

而现在,他终于能够完全放松地靠在ywh身上。感受他的心跳,近乎贪婪地吸着对方身上那种雪山般纯净又浑厚的味道。

突然心念一动,恶作剧地往前顶了顶。

 “嘶……”

下面越来越烫,快要把他灼伤。

 

“宝贝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我想要你。”

 心脏快要炸裂。


Hzt拿出仅剩的一点自制力,抬起头,转过身对导演说:

 

“能不能……休息10分钟?”

 


写个前前戏写了一千多字……嫌弃自己的啰嗦= =之后的H防河蟹是不是应该放图片……?好怕自己被抓走哈哈


沙发

1.

22:59,ywh上线。

“韬就不说了,完全就是想逗逗他,想看他着急的样子。”末了还发一个狗头表情。一副心照不宣,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样子。


23:00  hzt上线

23:10  hzt下线

 

与此同时,ywh的微信响起了语音通话的邀请。


“嗯?”不急不缓地点开接通,男人听到对方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。

“ywh你……我不要面子的啊?什么叫‘想’看我着急的样子?你想看我就得给你看吗?啊,混蛋,我都已经不是着急了,是丧成狗的样子了啊……”

 

逗一下就炸毛,真的是……可爱。男人不禁勾起唇角,装作纯良的样子。

“我怎么了?你没看到节目里我的采访吗,那段话还没给足你面子啊?”

 

果然对方急躁的呼吸声缓了下来,嗫嚅地说道:

“嗯……那个啊,那段话还……不错啦……”

“哦?”ywh解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,在床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。“只是不错吗?”声音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好像醇厚的红酒,他在电话那头听得有点醉。

“唔……”

岂止是不错。

今天他一拍完戏就拿出pad看节目,连走路都不舍得放下。看到自己那副可怜巴巴垂头丧气的样子,他也是一阵呕血。Hzt啊htz,你能不能把你的猫尾巴夹紧别露出来了?

跑到人家房间第一句就是“我太受打击了。”好像下班回到家,卸下所有包袱求主人安慰一样。

还一个顺其自然地关门,差点没把摄像大哥的镜头给磕坏了。

 

走进酒店的电梯,正好看到ywh的那段“你猜”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密闭空间的原因,在电梯里重看这段镜头,这段声音,好像品出了不一般的味道。

 

明明之前比赛的时候,他还刚了一波,上演了一幕恨铁不成钢的场景。

那个在所有人心里强大如神一般的男人,也在他面前低下了头。

然而为什么画风一转,才被拒绝几次他就嘤嘤嘤地跑到人家那里去,没带一点反抗地主动躺平求撩了?

 

猜什么猜啊老流氓,我就想听你说好话哄哄我啊。

告诉我你一定会选我啊。

告诉我其他人你看都不会看。

告诉我你的眼里只会有我一个啊。

 

Hzt恨不得马上打开手机边录边吐槽,可惜旁边有人。

 

“叮”。电梯门还没完全打开,Hzt就一个健步迈了出去。两条大长腿走路生风。头也不回地说:“明天的行程你手机发我吧。”就闪进了房间。

 

在后面小碎步跟上的助理,只听卡塔一声清脆的锁门声。

 

想到这人刚在电梯里咬着嘴唇,一会儿握紧拳头,一会儿松开的样子,不禁摇了摇头。

问世间情为何物,不过是一物降一物。

 

2.

Hzt本来想关上门后,发动他的追剧技能,放飞下自我。

谁知突地就接到了对方的直球。

 

——他好像对我有点失望,所以我就得跟他在一起。

证明给他看,他没有欣赏错人。

证明给他看,我可以为他赢。


表白三连。 

在这个几十平的房间里,世界为他按下了静音。

安静地能听到自己的呼吸,以及越来越快的心跳声。


这个人,说要为我赢……

为,了,我,赢。

 

一颗心像是跌入了青梅酒里,起初是呛口的酸涩,接而翻滚了几下,沾上了比蜜还甜的味道。

然而这些思绪,又怎能告诉你。

 

Hzt定了定神,继续说道:“反正我信你啊。你知道的,毕竟……我现在也只有你了……”说着说着,又有一丝伤感漫上心头。 


他选的人,都是那么那么好的人啊。就因为这个社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规则,一个个,离开了这个舞台。

尤其是那场比赛。

眼看着他的队员遭受不公平的投票对待,他目眦欲裂。熬夜排练的心血被踩在脚下践踏的感觉,他比任何人都懂。

眼前又闪现出zaki、石头、淡淡的样子。

 

“好的,没问题。那我就跟你走。”

——韬韬,对不起,接下去的路,没法陪你走了。

是谁的笑容,温暖得像雪地里的太阳。

 

“开始选谁就选谁。”

——韬队,我走了。对了,能不能给我张签名海报,想等会儿拍张合影……

是谁不苟言笑,却总在不经意的时候勾起嘴角。

 

“HZT是我唯一的选择。不管你给我选了什么样的队员,我都会帮你。”

——大宝贝,大妈爱你,也好舍不得你……

是谁的拥抱,像是妈妈一样,能驱赶一切不安。

 

“昊哥,韬儿,你们加油。”

“我们之后都给昊昊投票。加油。”

“西泡泡永在。”

 

回忆如潮水般涌来,他胸口发闷,眼睛又红成一片。

 

3. 

“放心,我会一直在。但你可要对我好点。”

我的公主。

ywh在心里默默补上。

 

“我对你好不好你心里还没点数啊?”还沉浸在悲伤气氛中的hzt不禁气血上涌。

“每次在微信群里面发红包,你没有抢到手气最佳的时候,我都单独私了你一个红包,你都忘了啊你?还有上次你半夜问我上海有什么重庆火锅店推荐,第二天我就联系了一朋友,让你随时去,报我名字就行。那天比赛结束我们还去吃了你说特别正宗特别喜欢,你都不记得了啊?”

男人忍住笑,他当然记得。他只是,想要看他在自己面前摇着尾巴求表扬的样子。 


“那我在小黑屋里的时候,是谁在外面喊‘jawnha please~~’‘I love you~~’啊?”

最后那个“啊”依然是轻佻上扬的口吻,像一个小爪子一样在hzt心里挠了一下。

本来窝在沙发里的人,一下立起了身子。
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正襟危坐地向那人解释,明明那个人看不到。

 

“不是……你听我说,我那个……哎,jawn ha是很强,但是怎么能和你比呢。你知道的,你在我心里是什么位置……”

急赤白脸地想解释,结果像吃了螺丝,胡言乱语不知道说了些什么。

 

呵……ywh长呼了一口气,两条长腿在床上舒展开来。

上海这几天已然入春,一扫之前冬天的湿冷阴郁。连夜晚的空气中都弥漫着温热的花草气息。他膝盖上的旧疾也好了很多。

再加上对方说的话,更让他觉得春风拂面。

但还不够。

 

“如果我和他在一组呢。”

问出来了。

 

“ywh!非要我把一颗心挖出来你才满意是不是?”hzt坐立不安地站起身,急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。柔软的黑发蓬松地落下来,微长的刘海遮住了小孩水汪汪的桃花眼。

“真是要疯了。我hzt,对天发誓,如果——”

话音未落,男人的低音炮已响起。

“行行行,别动不动发誓了。真是怕了你了。”想到镜头里小孩对石头发誓的时候三根手指并得牢牢的样子,男人就觉得好笑。但是他舍不得小孩拿自己来发誓。

哪怕是说说也不行。这孩子,有时候真是实诚得让他心疼。


“ywh我知道了。你耍我就是因为这个吧?”好像突然想通了什么,hzt的语气轻松了点,“你说你怎么那么小心眼呢?啊?你看你和景行哥互称宝宝我也从来没说过你什么呀,是吧?”

我只会在微博上发我的昊昊宣布主权而已。


“你的意思是,你希望我也叫你……宝宝?”

hzt头皮发麻,心脏像炸裂一般,快要跳出胸膛。

“唔……闭嘴啦半夜发什么神经。”他的嘴唇都在哆嗦,怕一不留神就暴露自己的真心。

再多叫几声啊。

“好。不发神经了。我准备睡了,你呢?”

唔,欲擒故纵的把戏失效。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呆木头……hzt失落地重新窝回沙发。

“我啊,今天被cue了好多次,还上了个破热搜什么香蕉皮我也是醉了……等会儿再稍微瞄下微博就睡了吧。对了你明天是不是还要和子奇他们排练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赶紧休息哈,拜拜。晚安。”

“韬。”

“嗯?”hzt觉得莫名屏住呼吸的自己真的太没出息。

 

“其实,不是我选择了你,而是你选择了我。

所以……我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“嗯。知道了。”hzt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飞出了这个房间,飞向一个并不算遥远的地方。

“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男人满意地听到对方飘飘然的声音,看了看时间。嗯,还可以再撑一会儿,看看这个小朋友待会儿会说点什么。


4.  

挂了电话,落地窗上倒映出一个孤独蜷缩在沙发里的身影。

窗外灯火通明。

这个城市每天川流不息,熙熙攘攘的人群追名逐利。

谁又会记得谁的名字,谁又会在意谁的故事?

当一切尘埃落定,回头看才知道,谁最重要。

真的做到了一直在他身边的,只有他。

 

他突然觉得自己当时那句“别忘了我们最初的约定”真是傻白甜到不行。

这是他爱的大神啊。

那个最初的约定,他从来都没忘过,一直一直,遵守到现在。


“有些承诺不一定能实现,但是明知实现不了还是愿意去付出。”


既然你都说了要为了我赢。

那我,也想为了你做点什么。

哪怕只有你我知道。

 

2:27 hzt发了一篇百字微博

“有些人明知遇见会没有未来,但是此时的幸福和开心告诉自己要珍惜彼此。友情,或爱情。所以请做好准备,珍惜好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和身边最爱的人,因为真的不知哪天就要说再见……”

2:27 他看到一条回复:沙发。名字是韬韬的昊昊。

 

他的世界又开始响起雷鸣般的心跳声。

噗通。

不是说睡觉去了吗。

噗通。

不是说明天还要早起排练吗。

噗通。

他看懂了吗……

 

手机屏幕亮起,显示收到一条语音。

像拆开一个礼物一样,小心翼翼地点开。

“我会一直在。晚安,宝宝。”

 

心脏,是停止跳动了吧。不然他为什么会有血液逆流的感觉。

hzt嗷呜一声摔到床上,在床上滚了10个来回。一次次点击,贪心地听着男人坚定又宠溺的声音。

然后拿出手机,在一条“沙发”的评论下打下三个字:“我爱你”。

手指停在发送键上。理智小人又回来了。

那样大神会疯。全世界都会疯。

克制。

于是把那三个字慢慢删掉。

然后下床扎了10分钟马步+跳高+空翻。

 

2:36 hzt点赞一条毫无意义的回复:“沙发”。

把快要溢出来的满心爱意化作对粉丝的回应。

“我也爱你们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

考试女孩瞎yy了一下,又是漫长的一周......谁来摇醒我去做题....